小不点搜索 登录
论文下载 »  主题

从山水到园林——谢灵运山水园林美学研究

[论文作者]傅志前
谢灵运 / 山水园林 / 美学特征 / 物质载体 / 环境条件
谢灵运美学思想是以山水美学为主体,以园林美学为具体呈现形式的思想体系。这一美学体系的形成,与玄学背景下才性主体的彰显有关,同时也深受道教神仙思想以及佛教净土信仰的影响。 汉末对名教的过分强调,使得道德被异化。玄学的兴起,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对这种状况的修正,同时亦是对自然生命的回归。由此,主体的才性因素得以凸显。在此背景下,谢灵运深受玄学的影响。他一方面表现出天赋的文学才性,一方面将山水内化为自然生命的一部分。他在文学才性抒发的过程中实现着山水之性,他在山水之性实现的过程中抒发着文学才性,山水之性因文学才性得以表达,文学才性因山水之性得以彰显,文学才性和山水之性在双向贯通中得以会通,谢灵运的才性生命得以完全打开。在此基础上,谢灵运以审美的眼光观察山水,山水摆脱了生产、娱乐和道德的束缚,还原山水“自然”本来面目,形成自然清新的山水审美意识。就审美客体而言,谢灵运一方面明确地提出了山水自美的观点,认为山水之美与审美主体的观照无关,山水之美作为审美客体的独立性便显现出来。在山水之美的客观存在的认识前提下,谢灵运认为山水处处皆是美景。另一方面,谢灵运还提出了以情入景的原则,从而自然山水纳入了主体的审美欣趣中。就审美方法而言,谢灵运提出“贞观厥美”的观物方法,以一种正常的状态、正直的心态来体现山水之“正”美。与玄学的“得意忘象”相比,这种观物的方式正心观物,追求象、意合一,在重象的基础上以原自然山水之美。 道教长生久视的目的,使得道士们格外重视现实世界山水的助道之功,由此形成了独特的山水观。谢灵运自幼受到道教思想的熏陶,江左谢氏家族世奉天师教,谢灵运亦深受道教思想影响。在道教重视现实世界山水思想的影响下,谢灵运一方面在山林中采药炼丹,希望利用道术救颓住年;另一方面,他以独特的审美视角在山水中寻找人间仙境,探索在山水美学层面上将自然山水与神仙居所进行沟通,将仙境引入现实的生活中,形成山水“仙境”化的美学思想。谢灵运创造性地将“为道者必入山林”转化为“为道者居于山林”的思想,山水中的“生”至此便愈加美丽生动起来。谢灵运上承葛洪的“仙可学致”的生命美学理想,下启陶弘景的“欲界仙都”的山水美学,对道教山水美学的发展有很大的贡献。 佛教净土思想在这一时期也被中国人所接受。谢灵运一生与佛教结缘,他不仅与佛教名僧广泛交往,钻研佛经,精通佛典,倡导顿悟说,发挥自己的文学才性弘扬佛教。谢灵运服膺莲宗初祖慧远法师,也深受净土信仰的影响。他将生命中的山水精神与佛教的净土信仰相融合,产生了“净土”山水美学。在谢灵运的“净土”山水美学观照下,自然山水呈现出空寂、幽美、洁净、光明的山水净土化的审美取向。同时,按照佛教的说法,西方极乐净土在他方世界,然而谢灵运创造性地将自然山水视为净土,探索在现世的娑婆世界中,通过营造山居园林实现净土境界。 谢灵运在始宁庄园实现“山居”的过程中,摆脱了只是在山中建造房屋以求隐于山林的单一目的。他在玄学、道教和佛教山水美学影响下,因借天然山水地貌、地形和植被,在祖父谢玄车骑山基础上进行园林化处理,扩建南园,创建北园,将山居发展为山居园林。谢灵运的山居园林美学成为其山水美学的物质载体。 谢灵运在《山居赋》中首先总结了晋宋之前的士人隐居方式,并依据环境条件将隐居划分为岩栖、山居、丘园和城旁四种模式,开启了中国文人园林系统分类的先声。他在园林的形式与本质关系,即心事之辨的基础上,表达了重心又重事的思想,不仅使山水成为园林的主体,而且还为中国古代山水园林的发展打开了“心”门。先秦两汉园林的生产、狩猎、祭祀等实用功能,在山水园林中转变为虚灵思想,即园林“栖盘”、“嘉遁”之“意”,这种之意成为中国古代园林的灵魂。隐逸之“意”,使得谢灵运在山居园林的经营中,体现出一种清新、幽深的审美品位。 在园林的选址方面,谢灵运提出的“周员之美”的山居园林美学命题,表达了他对山居环境的“山水兼美”追求。在这种园林环境美学思想的要求下,谢灵运的始宁庄园选址在水中有山、山中有水、山环水绕的理想的自然山水环境中,由此构成一种环向、多层次、围合式的山水景观体系。在园林建筑方面,山居建筑“依山就势”,穿插、点缀在山水之间,与山水相依成景。始宁庄园的山居建筑不注重建筑形式,而是注重建筑与环境之间的关系,建筑之美,美在建筑与环境的关系。虽然山居建筑素朴,但是素朴并不代表没有装饰。谢灵运设计的山居建筑,利用光影作为装饰材料,自然与建筑融为一体,追求一种人文对天文的“因”、“借”,达到无饰而饰的天饰之美。由此,山居建筑将两汉皇家苑囿中提供娱乐的建筑空间,转变为与山水环境和谐相处的建筑空间,这是一次质的转变,这是一次人与山水审美关系转变在建筑中的反应,成为园林建筑美学的开端。谢灵运在进行山居建筑布局时注意建筑之间的游览路径设计。他将南北二居之间的交通路径规划为欣赏山水的动线。在这条山岭与湖水、自然与人工交替变换的路径上,真实体验湖中的漂浮感和山中的曲折感。在园林动植物方面,谢灵运在山居园林中“贞观厥美”的审美方式观察山中动植物。他在《山居赋》中采用如实的手法,具体地写出动植物的美趣、生机。山中树木茂密葱郁,山水间充盈着果实、弥漫着果香,呈现出一种山水才能具有的气势之美。谢灵运一方面欣赏野性十足的山中动物生命活力,一方面感受它们因顺自然而体验生命的静谧自由。谢灵运不只发现了天地万物之美,同时也发现了动植物的可爱之处。谢灵运对山中动植物的欣赏,其实是他的生命情趣的真实表达,是对天地万物生命形式的认同和感通。 谢灵运出于对神仙的羡慕,必然会产生对神仙生活环境的向往,因此他的山居选址在天台山、桐柏山、会稽山等洞天福地附近,并借此虚构出具有山水灵趣的神仙居住环境。谢灵运在经营始宁庄园时,山居建筑大多选址在山峰处。诗人身居山巅高处,环境幽静,更彻底地脱离世间的羁绊,而且山峰与仙境距离更近,便于得道成仙之人接引。这种试图以自然山水为背景而营造仙居的观念,显然蕴含着对自然山水之美的肯定,而这种肯定背后的道教因素无疑也是很明显的。 谢灵运的山水美学具有“净土化”的宗教意味。始宁庄园精舍建筑群体现了他的山居“净土”美学。谢灵运在精舍选址时,寻找与灵鹫山相似的清幽、美妙的山水环境,以创造自然山水中的佛国“净土”。同时,采用轴线控制的庭院式建筑布局,建筑结合自然环境,依山就势,布局灵活,既考虑到了佛教建筑的庄严氛围营造的要求,又因峰借崖创造性地突出了讲堂、禅室的空间所具有的宗教意义。由此,谢灵运塑造出“清虚寂寞”的空间,心灵的静寂与山水的清寂融合成一片,创造出一个理想的“得道之所”。 谢灵运在《山居赋》中明确山居园林的“自然”意义。他的山居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“自然”山水园林,与两汉的天然山水园林已经有了质的区别。山水景观成为谢灵运得以超越自身的外在无限性存在。在这种意义下,谢灵运的山居园林与后世城市园林的美学思想存在差异,前者的重点在于凸显自然山水的本原意义,后者的目的在于显现胸中山水的自然意义。 在山居园林中,谢灵运在抒发才性中体味着生命的自由,在神仙思想中追求着生命的永恒,在净土信仰中安顿着生命的轮回,形成了文人园林美学的基本精神。同时,在谢灵运的山水美学观照下,“周员之美”的山水环境,无饰而饰的山居建筑,繁茂蓊郁的林木花草,野趣十足的鱼虫鸟兽,构成了山水、建筑、植物、动物一体化的山居园林景观体系,形成了中国古代文人园林的基本格局。由此,谢灵运的山居园林,奠定了中国古代文人园林的自然山水的审美特质,成为中国古代自然山水式的文人园林的起点。
论文全文下载地址
以下为论文“从山水到园林——谢灵运山水园林美学研究”的全文下载地址
www.zhangqiaokeyan.com
我来说两句
内容